山色无言

一条咸鱼
id=渡里

回家

许君生:

仗着年轻瞎作系列









 


白敬亭知道新戏要和魏大勋合作的时候愣了一下,拿着手机瞪着眼睛,嘴巴慢慢张大,眼神在工作人员之间游移,嘴角慢慢开咧。然后一下子后仰栽进沙发里,腿乱伸着,笑得停不下来。


 


他就是开心。


他自己都没去思索为什么开心。


成年以后那种铺天盖地的开心实在是太少了,他要开心尽兴。


 


 


他伸着手指头在屏幕上划拉,找着魏大勋的消息,笑都没压下去就开始往那边儿发语音:“缘分,我跟你说,这都是缘分,让你感受一下哥们儿拍戏的时候那种气场。你就等着倾倒吧。”


 


魏大勋回了一条,可不,咱俩有缘分。


 




 



 


一起约着吃了个火锅。


 


上次一块儿吃饭还是立秋,街上刚下过雨。魏大勋穿着人字拖,头发也没搭理,带个黑框眼镜,双手插进大裤衩口袋里,等着白敬亭想吃的年糕。


白敬亭说,不行,哥们儿火了,不能自己去买,你去给我买吧。他窝在魏大勋家的沙发上,动都不动一下。


懒。


魏大勋就把他自己丢家里,跑出去给他买年糕。闯进湿凉的空气里,魏大勋觉得脑子清醒不少,手里白色的年糕又嫩又甜,魏大勋四处瞅瞅,又给他多带了几块儿香酥排骨。


他自己走过闹闹嚷嚷的街头,通过小区铁栅栏,抬头看自己的家。


嘿,亮着灯呢,但是里面不是贼。


安心。


 


 







 


这回吃饭白敬亭穿得跟个雪球一样,一坐火锅桌前面,一件儿一件儿往下扒,白鼻尖儿全是汗。魏大勋吃了几口端起来啤酒喝,不再端坐,仰在椅座里,瞧着白敬亭低头认真吃东西,嘴一咧笑了出来。


 


“你咋吃几回都跟第一回吃一样。”


“你他妈吃饱一顿以后都不吃饭了是吧。”


 


白敬亭抬眼冲他一眼,眼里湿亮亮儿的,跟只凶凶的雪豹子一样。蛮可爱。魏大勋的笑敛了点,不是因为被他话冲到了。这种敛是不自觉的,笑变得又轻又柔,魏大勋自己都没意识到。


 


“是,白哥说得对。”魏大勋又端正坐好了,头也压低去找白敬亭的视线,“你看剧本了没白老师,我是个机器人啊。”


 


“吃饭不谈工作,你可以关机了机器人。”


 


小白干脆头都不抬,手漂亮地比个手枪朝魏大勋啪一下。魏大勋乱挥了挥手就往后倒了,还非常入戏地蹬了腿。白敬亭拿起酒杯,潇洒地一饮而尽,喉头一时难以发声,嘴唇发红。他在等着那股劲儿过去后再说话,眼神却已经对上了魏大勋的眼神。


 


白敬亭压低了声音,他说


 


“保护好你自己,跟在我后面,注意言行,别被别人发现。”


剧本里的台词。


白敬亭的角色为了保护被追杀的机器人,一直让机器人跟着自己。魏大勋又开始笑了,他也说了台词,语气瞬间充满了句中角色的情绪


 


“好的白老师,我信任您。”


 


 


 





 


 




“我不明白,白老师,我不明白。他们制造我们,然后又要杀掉我们。他们说我们的一切情绪都是程序,我们机器人全是狡猾冷血的骗子。但在我这里,所有情绪都是真实的啊?”


 


“如果他们承认了你们的情绪,他们就没有权利除掉你们了。”


 


白老师面无表情烤着火,小小的泪痣在苍白的脸上格外吸引人。W歪了一下头,努力理解着白老师的话,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用火钳子挑着根柴火。


白觉得还是有点冷。他穿着破旧的黑色棉衣,整个人都呈过渡消瘦的样子。人类的身体真的很脆弱,寒冷让他觉得精神疲倦,但睡在山上的背风地无异于自杀。他烦躁地紧抿了一下嘴,黑色的额发长了一些,再加上眼镜的遮挡,狭长的眼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了。


 




W大开着衣襟,严肃地向白要求。


老师,我有发热的功能。


W的背后是山下的灯火,像神话里万神之王壁炉里的火焰,不必跳动,就能吸引睡意这远古巨兽缓缓地靠近。


 





 




魏大勋大展开衣襟的时候,摄像已经转移到了他的背后,他偷偷朝着白敬亭笑,挑着眉示意他赶紧凑过来。


白敬亭很专业地忽略了他的表情,带着角色的迟疑和羞涩一点点环抱过去。他闭上眼睛,贴上魏大勋的身体。听见心跳的时候,白敬亭觉得这个画面还挺诡异的。


 




这可是活人,不是机器人。


魏大勋伸手摘了白敬亭的金丝眼镜。发粉的温暖指尖碰到金丝边儿的时候,魏大勋心里咯噔了一下。


真凉。


不知道小白鼻梁凉不凉。


他轻轻收紧手臂,声音低哑,收了东北话的狠正,倒是有些味道。


 


睡吧,白老师。


 




白敬亭闭上了眼睛,立马也能听见重叠的两份心跳。一片海遇见另一片海,交融,随着风,随着同一个节奏,平静地涌动。


白敬亭突然想抒个情。


 





 




白敬亭没有思索过自己和魏大勋的感情。


明摆着的感情,坦坦荡荡,需要什么思索吗?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有那个倾向去思索一段感情的时候,他就应该明白,这段感情有了不可控的因素。


他是个聪明的人,聪明的人能认清自己。


白敬亭觉得很好办,聪明人觉得自己的感情就只是自己的事儿。


他的苦恼就只是,自己怎么办。


 


什么时候开始的?哪一天?哪一个笑容开始的?感情就是很操蛋。当拥有了感情时,往前回溯,连初见都是动心,所有的一切都是感情的开始。


 


什么时候开始的。


回头看,喜欢真的是随时开始的。


 











他俩都不是主角,属于支线角色,对戏的时候也只有他们两个演员了。魏大勋裹着棉衣翘着二郎腿,拿着洁白一卷的剧本,在白敬亭背上重敲了一下。他抖着脚,吊儿郎当地问


 


“诶,白老师,你为什么要保护我啊。”


 


魏大勋是嘻嘻哈哈地问这句的,没想到小白在哪儿刚酝酿好了感情。小白看着他眼睛。小白的瞳孔像猛蘸下的光滑黑漆,透着亮儿。


“因为…我是被机器人养大的。我相信机器人的感情,我愿意去接受机器人。我也愿意把…把感情,去托付给他。”


 


他一字一字地咬了因为,认真而坚定。


 


 


他说完以后,魏大勋感受到了突然间的慌张,嘻嘻哈哈就凝固在了脸上,然后慢慢回弹,直到完全消失。


他还对着白敬亭的眼睛。


白敬亭恍恍然继续着状态,等着魏大勋的台词。




魏大勋看着他,张了张嘴,心里突然有些东西胀满又猛地回缩,搞得胸口里似有东西要满溢,却又空得可怕。


不知所措,不经大脑。


他说,敬亭。


 


白敬亭一下子脱戏了。


他立马扭头,手抹了一把眼泪,带着椅子后滑一下,站了起来。那声敬亭也起到了让他惊慌的效果,像团火焰,烧得他耳廓难以自控地红。


 


魏大勋没有在意白敬亭的惊慌,因为他自己已经慌得不行了。气氛让两个人都瞬间拘束了起来,拘束地正襟危坐。


情绪却怎么都找不回来了。


魏大勋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可他一时半会儿不知道为什么。


 





 




戏安安生生的拍完。白老师跟W的结局是开放性结局,他俩在深山里互相扶持,向还没有被控制机器人条例波及的区域前行。


杀青那天的戏是他俩的最后一个外景。




白老师慢慢地睁开眼睛,看见前方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背影。背影感受到了他一样,回过了头。W的衣服是干净澄澈的蓝,在风里鼓动,像片飘扬的水波。清晨的阳光化作无数条细线,将白老师的视野拢住,也把W的笑脸拢住。


白躺在风的呼吸里。


清风,绿水。


一切,一切的一切,都闪耀着“未来”这两个字,那是无法抑制的火焰,是高贵的,永垂不朽的希望。


 









宣传电影的时候,白敬亭因为工作缺席了一下。


魏大勋跟电影里另一名搭档也有对手戏,俩人顺理成章地达成了共同宣传的默契。角色讨喜,故事感动,他俩的搭配在网上一下子火了起来。


毕竟W心里一直记挂着那个把自己买回家的小姑娘。


其实白敬亭和魏大勋也有这个机会,白白放过真的有点遗憾。有一次活动,白敬亭在活动上接受采访,记者们嚷嚷着问题,白敬亭大声啊了几声,终于听清了一个。


 


“请问小白,你的缺席宣传,让魏大勋和别人有了cp,都要比你们兄弟情谊火了,你后悔吗。”


 


白敬亭笑了一下,摇摇头,特潇洒得摆摆手。


 


“不后悔!我回去就取关他。”


 


 


那天的红毯,魏大勋就在白敬亭后一个。白敬亭说完不后悔的时候,魏大勋已经要走到他跟前了。


魏大勋就听见一个不后悔。


 


他看见白敬亭的时候,白敬亭刚好转身看他了。一个对视,粉丝看到的是兄弟情深,cp粉看到的是真情实感,魏大勋看到的是让自己慌张的冷静和陌生。


 


白敬亭坦荡地朝魏大勋笑。


他俩很久不见了,魏大勋心里那些模糊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感情突然从水里捞出来,从火里炼出来,从云堆的思念里提炼出来。


我喜欢他。


 


 


 



 




不后悔说完以后,俩人交集真的越来越少了。


白敬亭故意的。


聪明人要拒绝一切不可控的开始。


 


魏大勋带着份未了的心意,在公众前,私底下,拼命地表现自己真的很想再见白敬亭。实在没法不回应的时候,白敬亭也发了条微博,有空一起吃火锅。


白敬亭本来觉得自己很潇洒。他觉得自己只要控制住自己,一切都没问题。但他每靠近一分,就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可控。那种感觉像个旋涡,把他吸了进去。


 


终于一块儿吃火锅那天,魏大勋很殷勤,他喜滋滋觉得是个好开头。很久不见,一段好的感情不会因为这个尴尬。一杯温水倒入另一杯温水,很习惯,很自然。


 


白敬亭那天喝醉了,趴在魏大勋家沙发上说着模糊的醉话。


 




“我故意的。”


“啥故意的啊大哥”,魏大勋拿着热毛巾给他擦脸“喝醉啊。”


“不是!”白敬亭使劲儿挥了挥手。


“我故意缺席的。”


“我故意不接你电话。”


“我觉得,喜欢你,不行,我得,停。”


 




白敬亭说完就开始傻乐,乐完偏过了头,脸上湿乎乎一片。魏大勋手停住了,他蹲在沙发边儿,把白敬亭脸扳过来。


 


“你没喝醉吧,白敬亭。”


白敬亭慢慢抬了眼,朝他扬了一个笑。这个笑太轻了,一看就是很用力扯开的,稍纵即逝了。


“你当我喝醉了吧。”


 


“凭什么?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呢,你已经反应过来了。别人反应过来了,您这儿就已经结束了。您是程序啊还是救世主,及时止什么损呢,这么牛逼啊。”


 


魏大勋盯着他眼睛。


他是真的在生气。


气得他不想再发脾气,只想直接亲上去。


 


 


十一




白敬亭后来出去旅游,站在山上拍了张照片,发了微博不是日出,也不是流行,看起来一点意义都没有。


魏大勋评论,白老师睡醒了啊。


青山绿水,风的呼吸。


是那座山。


 


十二


 


他俩的粉丝因为这个又把他俩当初电影角色配了个爽。魏大勋截图,发给他,说,你看,你确实不用后悔,咋样都是咱俩最配。


 


十三




其实还有别的意义。


他俩是一块儿去旅游的,那天,魏大勋给了他自己家的钥匙。


 


“回家吧,白老师。”



评论
热度(1140)

© 山色无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