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色无言

一条咸鱼
id=渡里

【王中心】龙与火锅的正确食用方法

宁虫书:

之前王中心本的文,主催爸爸说可以发了。


扶我起来,我还能吹老王。






0.


就像拿伯的葡萄园不只是块菜地,火锅也不仅仅用来涮肉。




1.


傍晚。


气温是突然降下来的,随之而来的是雪,幕天席地的雪,没来得及结冰的河面腾起雾气,像是冰柜里的羊肉卷,四野混沌苍茫,天地没有明显的分界。


与窗外河面相同的是王杰希眼前的雾气,一样的腾挪,一样的直上云霄。他一直盯着水面,气泡挤满锅面,如同四周的目光般密集。 


王杰希微微一颔首,目光扫过四座,对着方士谦点了点头。


袁柏清脸被热气熏得通红,他一直在期待这一天,十分迫不及待地问:“是龙醒了吗?”


方士谦说:“屁,锅开了,下菜吧。”




2.


每一个涮肉的铜锅里都可能养着一条龙。


龙有四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火锅原本是用来孵化卵生龙的。讲究的铜锅,两边提手内侧,一边刻八苦六穷,三涂五道,另一边刻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中西结合疗效好。


炭火不灭,涮肉不止。


微草养龙,准确来说,早期联盟的队伍都养龙,主业养龙副业打比赛。坐镇帝都的微草位于城南,离卦,故养的是火龙。就那种会喷火,淘宝挂188888邮费自理的。霸图也养龙,海龙,能喷水和海鲜,一到饭点一溜小龙坐鱼缸里喷海瓜子,老炫酷了。


这一点让微草训练营每天换炭的学徒异常羡慕。微草的龙忌水,不能养在鱼缸里,指头长的龙就得用铜皮围着,以免火苗燎着人,下面铺上炭,保温储热。时间久了,大家都觉得这么养着也怪浪费资源的,就干脆再套一圈铜皮,做成火锅,一边养龙,一边涮肉,两不耽误。


所以微草养大的龙记忆里童年的味道,都有一股子麻酱味儿,闻着味儿就控制不住自己。


每当一条龙诞生或是上一个养龙人死去,就会有一个新的养龙人觉醒。当然,这不是一个左眼大的王杰希加一个右眼大的王杰希觉醒成高速型养龙人队长王杰希的意思。养龙人是法师的支脉,只有找到自己的龙并获得龙的一颗牙齿,才能完整地释放法术,否则只能使用一些低阶的咒语。龙愈强大,则养龙人的能力越强大。


龙并非不老不死,实际上,卵生类龙每五十年就会衰竭一次,需要依靠养龙人的法力才能重生。


当时刚成为养龙人的刘小别问,如果龙死了会怎么样。


王杰希说:“会消失,会成为呼吸中的尘埃,你也几乎会成为普通人。”


还不怎么知道王杰希脾气的刘小别一拍大腿,说:“哎嘛,前两天这雾霾,起码得死了条霸王龙。”


王杰希觉得这孩子想象力有问题。




3.


然而作为微草的队长,王杰希是队里唯一没有龙的人。


袁柏清年幼无知的时候问过方士谦,为什么连高阶一些的魔法都放不出来的王杰希会成为队长。


方士谦说,他以前也问过这样的问题。


说完指了指微草会客厅里的冰箱,问你知道excalibur吗。


袁柏清说知道知道,没有什么是EX咖喱棒没法解决的,如果有,一定是C姐。


方士谦指着冰箱,说excalibur就在里面。


袁柏清说我读书少,你别骗我,那里面就一瓶矿泉水,还嵌霜里了根本拔不出来,咱们就不能断电给除个霜吗。 


方士谦又指了指撂在地上的插头说,你看,这冰箱压根没通电。


袁柏清满腹疑虑,拉开冰箱门,一股寒风带着冰碴子扑来,那瓶矿泉水还嵌在霜里。


这就是excalibur。


拔出剑的人,就能成为队长。


鬼才信。


方士谦一脸追忆当年的神情,说老队长萌生退意的时候,依旧没有人能拔出这把剑。有天王杰希被父母带到这来,说他虽然各项测试都是第一名,但却感应不到自己的龙。


每年有若干可能会成为养龙人的小孩会接受养龙培训,从龙的饲料配比到青春期龙的心理卫生都要学。16岁是与龙的感应的年纪,生日那天真正的养龙人会感应到自己的龙。不过其中大部分人会因为与他匹配的龙由于各种原因早就嗝屁了导致无法感应。没感应到的小孩也需要在微草进行登记,有天赋有兴趣的也可以考虑顺便留在来打个电竞。


那天孵化表提示有龙出现,但还没没找着在哪,于是所有人都没有空招呼他,老队长说,你那边坐着等会儿,冰箱里有可乐,渴了就喝,别客气。


于是等人回来时,大家发现小王捏着excalibur,已经喝了一半。


后来没有龙的王杰希就成了队长。




4.


少年少有不张狂,何况是王杰希这类自来屌还没受过什么挫折的。未来看起来简单明朗,你非要摇摇头说太年轻,但可气的是他就是能硬生生地把各种接近于幻想的事儿变成现实。一日看尽桃花,出没风涛,皆是轻巧。


说要日天,就是要日天。


养龙人觉醒时会感应到自己得负责的那条龙,离龙越近,感应越强烈。感应会持续到找到龙为止,所以大多数养龙人16岁时都得请个假去找龙。幼年的龙会保持龙的形态,成年后则可以变成任何形态。所以有时候一觉醒,发现自家小区的看门大爷是条龙也不奇怪。


王杰希那会儿揣测推断过起码八种他那条龙模样的可能性,怎么着本体也得是逆天改命的主。它得活得了很长的岁月,曾在蓝色的月亮下疾于湖上,尾尖分开湖面,就像摩西分开红海;再一头扎进密林,龙息卷起被火焰烘烤得发脆的树叶;接着他变为人,化成一方君主或是迷途的旅人。


有同学问过导师,如果没有感应到龙怎么办。


正在演示如何控制铜锅温度的导师往锅里倒了盘血旺,说那就随缘吧。


当时根本不在意这个问题的王杰希,后来真的随缘了。


16岁的王杰希,对龙的感应转瞬即逝,还没分清东西南北信号就咔嘣没了,所以那年他没请成假,还凄惨地参加了全市统考。


双亲都是养龙人,对于孩子没觉醒也没太大遗憾,对于他所说的感应,俩人归纳为学习压力太大,出现幻觉,可以理解,假期好好睡觉就成,于是带着他去微草做登记,万万没想到阴差阳错,自家孩子成了微草预备队长。


年幼的王杰希企图辩解过关于龙的问题,但很快就放弃了。从春风得意到沦为笑柄


,他自己没太大波动,在这个处境辩解显得尤为尴尬。


后来,老队长正式退役,王杰希接棒,成为微草唯一一任没有龙的队长。


孵化室建了新楼,那天要把正在孵化的龙蛋送到新址去,刘小别和几个训练营的小孩负责搬运,当王杰希出现在孵化室时,气氛突然沉默起来。


刘小别绕着龙蛋转了几圈,转身出门。


“你出去做什么?”王杰希问。


刘小别支支吾吾一会,说去食堂借推车,有几个龙蛋太重抱不动。


王杰希看了看刘小别欲言又止的脸,心里有那么点无奈。


“用转移。”


转移咒是高阶魔法里最低级的一档,刘小别不去用,原因一看便知。大部分人怕队长心里不悦,当着王杰希的面能不用魔法就不用,与之相对的则是方士谦带头的点根烟都要搓个大火球的逆反党。


作为圣职系精专的方士谦,平时没事非要当着王杰希的面做些跨界高难度动作,恨不得花式杂耍左手招个闪电球,右手招个月光精灵,在王杰希面前走来走去表达对这么一个人当队长的不满。


这事儿要换别人,这梁子结得起码半径八米,太得瑟了,根本不能忍。然而王杰希不在乎这事儿,忍辱负重不是他的戏路,他就是纯粹没感觉到方士谦这是对他的示威。


王杰希还是那个王杰希,过了这么几个月,微草大多数人发现新队长不怎么在意小细节,便从草木皆兵的状态里逐渐自我解脱出来,只剩下方士谦还耿耿于怀。




4.


不过该报的终究是要报的。


那天是个周六,晚上有复盘会。但在会议开始前的五分钟,方士谦却还作为一把椅子,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能说话也不能动。


没错,椅子。


惨案发生在三个小时前,方士谦觉得房间椅子太高腰疼,想放个变形术把椅子变矮,出于谜一般的自信,他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念咒,结果被口水呛着不慎把自己变成椅子。


作为各路本地土著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周六,不到复盘会前微草是不会有人的。


所以方士谦字面意义上地枯坐了一下午,直到太阳西沉,黑暗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屋,他听见脚步声,心中大喜,接着是钥匙打开房门的声音。


是袁柏清。


方士谦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当然他也表不出来——说爱徒你真机智还记得门垫下面有钥匙,你快注意到为师,为师现在需要你。


袁柏清打开灯,见房间里四下无人,关上灯走了。


方士谦内心用八种语言写满了我操,全是加粗加大的。


没一会儿他听见窗外有几个人在对话。


“方哥好像不在,是不是出去了没回来?”这个是袁柏清。


“这个方士谦,就不能打个招呼?”这是微草的经理。


“我看看。”这个,似乎是王杰希。


王杰希拨开人群,进屋看了一眼,说大家散了吧,今天人不齐,复盘会明天再开。


窗外一阵熙熙攘攘,人声越来越远,方士谦恨不得挥舞着椅子腿冲出去,说你们二大爷的别走。


等四下再次归为沉寂,方士谦绝望了。


他饿。


外卖就在离他30公分的地方,夏天,还没凉,烤冷面还散发着孜然的香味。


身似双丝网,心有千千结,镜花水月,求而不得。


这种感觉太他妈绝望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锁咔哒一声又开了。


是王杰希。


他进了屋子,环视一周,方士谦还暗地里琢磨王杰希这是打算趁他不在做点什么。王杰希却直直对着椅子走了过去。


方士谦心想哥们要是敢坐下来,他回头肯定没完了。


“你是不是没法回答我的问题?”王杰希站定。


从方士谦的视角(虽然作为椅子并没有眼睛)看过去,王杰希站在黑暗里,但眼神的确是在看着他。


方士谦心里一紧,暗喜在自己没饿死以前有人发现了他,回过味来还伴着被死对头救了的复杂感,内心噼里啪啦炸着诸如你这不是明知故问的弹幕,一时之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回答,顿时庆幸起自己不能说话。


王杰希见他真不能回答,说你等等,便把椅子提起来,扛下楼,管食堂借了辆拉货的金杯,出门就上了三环,直奔大通利福尼亚而去。


这会儿方士谦觉得王杰希这人还不错,还记得给椅子系安全带,可唯一的问题,他现在大头朝下,晕车。


作为一把椅子,连吐的可能性都没有。


考虑到王杰希没法使用复原术,方士谦心里一凉,觉得这丢人丢大了,莫非要给他拖去找他爹妈,说叔叔阿姨您儿子把自己变成把椅子了,劳烦您给变回来。


太特么丢人了,死了算了。


当方士谦还在后座上做心理斗争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把车开进一处小区的停车场,接着车门打开,方士谦看见了微草曾经的老队长,一手转着核桃,一手扶着椅面。


“我的谦儿呐,你怎么这样了?”


方士谦不想回答,觉得还是当把椅子得了。


老队长问王杰希,怎么弄的?


王杰希面不改色心不跳,说技术部事故,方士谦躺枪。




被成功还原回去的方士谦心有余悸地坐在金杯副驾上,摸着自己能动的腿,觉得生命如此美好,他开始庆幸发现他的是王杰希而不是袁柏清这个熊孩子,要换袁柏清,能抬着他在操场上开展览,不像王杰希还特意处处给他留个面子。


“你怎么确定那把椅子就是我,扛个椅子跑半个北京城这事儿你也真能干得出来,万一真是把椅子怎么办?”


“看出来的。”王杰希开着车,头都没回。


“桌上的外卖打开了还没动过,说明你没打算长时间离开。墙角有咬过的苹果,明显是吃到一半被丢掉的,氧化层度显示应该是今天下午出现在那的,看得出你消失得很仓促。上周你说过在屋里坐久了腰疼,这个椅子和桌子的比例有问题。我出去调了个监控,你没出过这栋宿舍,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你在屋里,想把椅子变矮时把自己变进去了,毕竟对物变形术和对人变形术的吟唱就差个小舌音,你吃着苹果呛着没发出来,我说得有什么错吗?”


“你……”这是方士谦对这个能放出最高等级魔法是四岁小孩都会的加热咒的王杰希刮目相看。他没有觉醒,可能这辈子都用不到高阶魔法,却精通连自己都不怎么了解的对人变形。


车在B市的三环上疾驰,路灯投下的影子在王杰希的脸上一张一弛的鼓噪着,如同巨龙闪动的两翼,他虽称不上是魔法师,但行为却比魔法师更难以琢磨。


一路向西。




4.


王杰希不是不放弃,而是根本就是没考虑过当个普通人这事儿。


方士谦这个人某种层面上来说也挺耿直的,经历这么一着,当天晚上就不得瑟了。第二天找到王杰希,问你有没有想过找那条龙。


王杰希一指房间墙上的软木板,方士谦凑近了瞅,上面钉的密密麻麻全是关于各地无主龙的资料。


“为什么你从来没说过?”方士谦很诧异王杰希已经做到这个程度。


“说出来又怎么样?”王杰希反问。


他想找龙,并不出于想补足能力的自卑,而是绝对的自信。他确信自己的感应是真实的,他更想探究是的感应消失的真相。有没有龙无伤他自身的价值,但他需要找到龙,来证明自己的设想。


因为龙的不确定性,连个撒网的目标都没有,夏休期时为了寻找不存在于官方纸面的线索,王杰希开了咨询会。


俗称龙的100种实用用途与龙身心健康科普。


从用龙煎牛排如何控制火力大小到我家龙早恋了喜欢上一条海鳗怎么办,都负责回答。


王杰希坐在办公桌背后,袁柏清和方士谦一人一边搬了个小马扎旁听。


王杰希问,你俩坐这儿干嘛。


方士谦指了指自己,说展昭。


指了指袁柏清,说赵虎。


袁柏清偷偷竖了个中指。


王杰希扫了他俩一眼,俩人安静了。


“王队长,我的龙不肯吃饭咋办?”


“饿两顿就好了,下一个。”


袁柏清突发奇想,偷偷问方士谦,养龙大队队长,听起来怎么跟生产队长一样。


方士谦说,咱以前不叫这个。《列仙传》看过伐,咱们祖师爷就是养龙的,叫师门,玩火,吃桃花,可牛逼了,咱以前有块基地,地方县志里说停蓄渊深,下面全是龙,那地方叫养龙坑,咱们管坑的,叫楼主。


每个法师都有擅长的领域,而袁柏清觉得,方士谦擅长的领域主要是扯犊子。


方士谦接着说,就他所知,在叫队长以前,一般都叫大祭司。


然而别人问你在单位什么职位,你说大祭司,人家肯定觉得你有病,于是就改成了大队长。


王杰希不太想搭理他俩。


“王老师,龙能变成人,但人能变成龙吗?”


“能,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化生成龙的,历史上有记载。”


“王队长,我梦中总梦到一条海龙,细长条,没有脚,牙很尖,银白色的反光,我是养龙人的血脉觉醒了吗,这是什么品种的龙。”


面对这类问题,王杰希不愧是王杰希,依旧面不改色,望了望窗外食堂的方向。


袁柏清接着在马扎上坐着的姿势,伸直了腿,插话道:“回家烧个红烧带鱼你就知道了,下一个。”


对方嘟嘟喃喃地走了,方士谦忍不住,问这样找真的能找到吗。


王杰希没做解释,摆摆手,起身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膀说辛苦了。跟太极掌一样,四两拨千斤,打得人没脾气。


方士谦不太理解王杰希,说就算是你这样找,找到又有什么意义,难不成还要抱着龙的大腿问你为什么要抛弃我。


袁柏清恶心得打了个寒颤。


王杰希眼神里写满着无所谓。


方士谦问那你这又是为了什么,问完就后悔了,觉得这是白问。


如果王杰希在意外界的看法,那他就不是王杰希了。爬最高的山,穿越最宽的海峡,都是为了成全自己,他要求个道,就不在乎用的是什么方法。




4.


夏休期没什么太多的新闻,袁柏清作为训练营的学徒,不慎把队里翅膀还没发育好的龙用了膨大咒,龙肥得像曾经夏威夷某种不能飞翔的巨型野鹅,只得每天带着龙在微草的操场上跑圈。方士谦对此异常喜闻乐见,每天看袁柏清拖着一坨像墩布一样的龙,墩遍微草的每一寸土地。看袁柏清溜龙的最佳视角是王杰希的办公室,于是他在那就赖着不走了。


这天来了个宅,穿着蓝雨的纪念T,方士谦本能地觉得这人是来砸场子的。


“王队长,我有个事情想拜托你。”


“你家龙怎么了,头疼脑热发烧还是青春期叛逆?”方士谦问。


“我认识一条在X市的龙,刚删号,没主的,我想找他的资料。”


听见没主的龙王杰希多少有些兴趣,说你详细说说。


对方说,那条龙是他在三年前认识的,前几天就在他面前删号消失了,觉得朋友一场,想写个悼文留个纪念。


三年前正好是王杰希成为养龙人的时候。


他说,我是个民人,当时看着这龙没主,想收了。


方士谦说鸣人你好,是我佐助。


对方说,你别打岔,民间养龙人,简称民人,有意见吗。


王杰希让对方接着说下去。


“我想收他,龙不干啊,既然强扭的瓜不甜,那就还是做朋友吧,我看这龙挺宅的,没事就给他发发资源, 打两盘JJC,丫打得可脏了,一没技能就满世界跑,跑到CD好了才回来,一看就是活了好几千年的,特别不要脸。”


王杰希不是很关心对方游戏打得如何,反正没他打得好。


“后来呢?”


“上个月他有天突然说,他作为一个没有养龙人来续命的龙,寿命快到了,约我出去吃个饭,结果在火锅店里我就眼睁睁看着他在我对面消失了——逐渐逐渐透明然后消失的那种。朋友一场,想给他写篇悼文纪念纪念,能帮忙查查这个龙的资料吗。”


王杰希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现有资料,扫了一遍,多半是网络社交平台和游戏账号一类的,于是点点头,让对方留了个联系方式,表示有头绪会联系他。


方士谦说,我帮你看看?


王杰希摆摆手,说都是些账号资料,不用特别跑动。


方士谦有点好笑,我好歹是个大法师,真的一点用都没有?


王杰希特别耿直,说,你是律师可能有的用,法师真没有。


刘小别气喘吁吁地跑进王杰希的办公室,喊坏了坏了,袁柏清那个逗比把龙溜暴走了,队长方哥你们快去看看。


王杰希做了个请的动作,说大法师,这事儿靠你了。


方士谦发现王杰希这人居然有幽默感,简直看错人了。




5.


王杰希松开鼠标,皱紧眉头,罕见地抬头望着天花板,陷入沉默。


方士谦问,有问题?


王杰希说,问题很大,这个龙用的身份三年前就死了,意外死亡,有新闻报道过,是个没什么疑点的普通人。


方士谦说,盗用身份吧。


王杰希反问,为什么?


他这么问是有道理的,龙是一种有独特尊严的生物,极少会盗用别人的身份活着,并以不同身份活着为乐。前十年霸道总裁爱撸串,后十年就能装卖菜大妈广场舞一霸,生而为龙,特别任性。


王杰希说,刚查了他的所有账号,除了一个六年前的邮箱以外,全是三年前注册的。


“那个邮箱不是他的吧?”


“不是,应该是死者本人的。”


“所以这条龙猜出了邮箱的密码,接着用邮箱主人的身份注册了剩下一系列账号,作为这个普通人活着,这么费劲是为什么?”


“那就去当面问问他。”王杰希站起身,关掉电脑。


袁柏清掏出手机准备订机票。


方士谦说慢着,能不能有点法师的自我修养,说完把手上镶着龙牙的戒指往墙上磕了磕,墙面上浮现出一片地图。


“你听过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这歌吗?”


袁柏清点点头。


“全国这么多个人民广场,你知道说的是哪一个吗?”方士谦接着问。


袁柏清摇摇头。


“每一个。”方士谦一挥手,地图上零零星星亮起了光点。


“每个相同的地名都是个可以双向传送的传送点,只要找到正确的印记就能传送”


袁柏清说卧槽有这么方便的办法,为什么不早说,多省机票。


方士谦答,之前忘了教了。


袁柏清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王杰希手快,叫了出租,方士谦顿时觉得打车软件也挺好用的,毕竟给方圆两公里内的出租司机下暗示也是个挺累的活。


三人跳上出租直奔磁器口而去。


下了出租,方士谦带队进了地铁站,一头扎进卫生间,确认没人后把门栓上了。


“为什么要选这么埋汰的地方。”袁柏清站在镜子面前,理了理发型,虽然是小弟,但是他帅。


“没有监控器。”王杰希替正在忙活的方士谦回答。


方士谦在镜子上摸了摸,把戒指敲在一个锈点上,玻璃顿时化成水面,哗一声倾斜下来,露出背后的空间。


“还因为这边有下水道。”方士谦补充道,说完跳上洗漱台,迈进原本应该是镜子的地方,“快上来。”


等袁柏清爬进来,方士谦挥了挥手,水流倒流,镜子重新出现在原来的地方。


镜子背后的世界一片黑暗,“出口呢?”方士谦一边在墙上摸索,一边嘟囔起来。


王杰希低声吟唱了两句,召唤出两个小光球。接着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膀,说你让让,踩着出口了。


方士谦一脸恍然大悟,连忙让开。


“你怎么知道出口在下面。”


“光球上漂,说明地下空隙,有风上来。”


简单粗暴。


说完王杰希一把拉起地下的把手,外面的风呼呼灌进来,带着诱人的香味。


“这里是哪?”袁柏清问。


“磁器口。”方士谦答。


“合着咱们还在B市?”


“不,咱们在C市的磁器口,出来小心点,别把墩布碰倒了。”


“炫酷。”袁柏清从放扫把的储藏柜连滚带爬的爬出来,感受了一下温度,的确不是B市。


“可是X市直接有通州街,直接过去不是更快?”袁柏清点了点墙面,刚才的地图再次出现,从B市道X市亮起两个点。


方士谦说,你懂屁,我要吃个火锅。


袁柏清罕见地叛变了,跟王杰希打小报告,说这人为了吃火锅不择手段。


王杰希说没事,就这么走吧。


袁柏清说,可是我不吃辣。


王杰希说,没事,我吃。


袁柏清觉得自己一瞬间被世界抛弃了。




6.


从C市传送到X市的过程出了点小问题,三人迷失在了高架桥上。


方士谦说,谁再吐槽西直门立交桥,他就跟谁急,说完放了个寻路咒,火光飞出,在头顶上炸开,显示就是这条路。


王杰希看了看,打开导航,说走,是上面那层路。


寻路咒只限2D,不包括3D。


现代科技拯救人类,其中也包括法师。


对于王杰希这种不怎么按套路自成一派的行为方式,大多数人嘲笑他丧失法师基本修养,不过微草群众觉得普通人的科技明显好使多了。


龙在X市,但从未提过自己确切的住址,看样子并不想暴露。


“约见碰头的地方既不太靠近他住址,也会不太远,这么看来,应该在这一片。”王杰希在地图上画了几个圈,把几个圈交接的地方点亮。


推测出大概位置之后,方士谦放出几波探寻咒出去都石沉大海,王杰希倒是不紧不慢,租下间刚关张大吉的餐馆,又把之前整理的资料再翻出来作分析。


你这是要干嘛?”方士谦看着王杰希一堆锅碗瓢盆进来。


“开店,铜锅涮肉。”


方士谦哑然失笑。


对方的龙既然能做出当面消失的把戏,也就有足够的能力屏蔽探寻咒。


王杰希的无照经营涮肉店无声无息地开张了,没有请舞狮,没有打广告,看起来似乎像存在于这里很久了一样。对于王杰希的脑回路,方士谦是十分佩服的,毕竟穿着油腻腻的外套戴着口罩把自己伪装成火锅店老板这样行为他不怎么干得出来,换他的话,肯定绞尽脑汁的打算破除屏蔽,直接去逮个正着。而王杰希则干脆放弃法师的手段,用最土的办法守株待兔。


没什么生意王杰希也不着急,闲着就摘了围腰,泡壶茶,端着茶壶看着街口,颇有点养老大爷的架势。


直到第三天的清早,火锅店门口站着个年轻人。


王杰希坐在那里没有动,手指在壶口口抹了一圈,说坐吧。


来者不善,方士谦右手拇指摩挲着食指上的戒指,随时准备应战,毕竟这屋里就他一个能打的,结果还是个奶,心中有点凄凉。


但龙没有必要撒谎。


王杰希恰好坐在光影分界的地方,轮廓半明半灭。


对方说,我不是你要找的龙,你们回去吧,又顿了顿,说要是可以,请把麻酱留下。


方士谦问:“你为什么要假装自己死亡,莫非是爱上了某个人类,想白头偕老?”


龙说,我是这么俗的龙吗。他说我试过了所有的身份,做了所有我想做的事,只有一样没有体验过。


“死亡?”王杰希发问。


龙点点头。


王杰希大笑。


“你早就盯上他了吧。”王杰希问。


龙点点头。


“我需要一个懂龙,但却没有能力的人。既好糊弄,说的话又有一定真实性,只是没想到他会跑去找你。”


为了保障龙的延续,联盟会找寻意外失去养龙人的龙,安排新的养龙人,为了摆脱联盟,只得营造自己死亡的假象。


创造出的身份不会被普通人察觉,但记忆篡改的痕迹能被联盟追查,因此它才借用了别人的身份活在网络上,所有的资料都是为了接近作证人而设定的,王杰希恍然大悟他在看资料时感到的刻意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再次失去龙的线索,王杰希倒显得不那么丧气。


送走龙——王杰希把买的麻酱全给他了,一共两大桶——方士谦问,如果你找不到它怎么办?


王杰希笑了笑,给俩人倒了杯茶,说还有别的办法,不急。晚上打算去爬山看看夜景,来都来了。


方士谦没反对,说你自己去吧,老夫腰酸背痛腿抽筋,就不去了。


连日早起,袁柏清也困得不行,连忙表示要回房间睡觉。 


回到房间的袁柏清刚躺下,一个激灵又醒了过来。


养龙人一生有两次感知龙方位的机会。


一次是在16岁养龙人觉醒时。


一次是在将死时。


这是他成为养龙人前就知道的。


王杰希说的还有别的办法,他突然不寒而栗。




8.


入夜,王杰希从小道上了山,靠着观景台的栏杆,身下是高楼百尺与光辉万千,他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那条龙也是在这样的水泥和光晕构成的森林里盘桓,急冲直下,然后消失在人群中。


身后的路灯闪了闪,灭掉了,步道上模模糊糊地多了个人影。


王杰希没回头,说你来了。


人影纹丝不动。


王杰希突然猛地一跃,单手撑着围栏,俯身跳下。


“你终于肯见我了。”王杰希笑着说。


夜风急速刮过耳畔,在即将落下的湖泊里,倒印着龙的模样。


方士谦紧随而下,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如此了解我,处处都能避开我的龙,应该就在我的身边。”


王杰希浮在空中,他长出龙的耳朵与利爪,月光似乎是蓝色的,森严地嵌在每一片鳞片上,龙疾驰过下落,尾尖划开海面,如同摩西分开红海,他扎进森林,龙息卷起被火焰烘烤得发脆的树叶,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他就是龙。




龙有四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化生者,无所依托唯依业力而忽起。


三年前,王杰希被带到微草的那天,并没有孵化记录。






主催说还有一些瑕疵本正在折价好评销售中,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我是链接



评论
热度(1623)

© 山色无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