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色无言

一条咸鱼
id=渡里

【安雷】鲲鹏(番外)

绿萝卜呀红芹菜: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高中校园设定,OOC,狗血言情。

要车就有车,要雷狮视角就有雷狮视角,这篇结束了=w= 14号本宣

=====================

 

番外

 

雷狮站在楼里,看着外面火烧似的夕阳。

 

安迷修高考考得不错,大学去了帝都。高考完那个暑假安迷修换了新手机,换了新号码,还注册了微信,彻彻底底地为大学生活从头到尾准备了一遍。他下了微信后第一时间就找了雷狮,叫雷狮也注册了一个,然后把高中同学老师们都拉在一起建了个群,尽一尽班长的义务。雷狮在高中本来就没什么朋友,一进群,才打完招呼就把群屏蔽了,唯独把安迷修一个人的对话置了顶。等临九月的时候,雷狮看见安迷修发了第一条朋友圈,放的班级同学的去向分布图,他一个红点点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看起来还真挺惨的。

安迷修配的文字是“望珍重”,雷狮给他点了赞,留言说我也太惨了,过了一会儿安迷修回复他说,是啊,我也太惨了。

雷狮没加同学,好友列表空空如也,所以整个朋友圈就只有他和安迷修两个人互动。一条朋友圈,一个赞,两条留言,比那个小红点看起来还惨。雷狮一个人抱着手机笑,笑着笑着就掉眼泪了。

他想,安迷修这个人,全世界第一迟钝也全世界第一温柔,光是站在那就能让自己心安,真了不起。雷狮从小到大刺一样活着,就没见过这样傻乎乎拿好意到处去撞的人。安迷修就算看见麻雀停在矮树上也会停下来看它一会儿,雷狮虽然不明白他那无穷无尽的对生活的爱从何而来,却也忍不住一起停下,看一看他不被别人察觉的可爱究竟能戳人到什么地步。

国内大学开学后,雷狮猜安迷修为新环境忙得不行就没去打搅,一来二去竟然什么互动也不再有。雷狮想对安迷修说,自己大概已经被高中的形影不离惯坏了,一个人在别的国家,明明生活得都挺好,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很想他。他已经换了无数次歌单,从国内听到国外,唯独《My Body Is a Cage》一直没被撤掉。闲下来的时候他一个人去看星星,一个人去弹吉他,喝着啤酒还挺浪漫,但去了两次就没再去了,因为太寂寞。

自己在异国,安迷修在他乡,两个处境都差不多,都不容易,还是别拿婆婆妈妈的情感再去敲打得好。但憋得太久的情绪总有一天要爆发,过年的时候雷狮忍不住了,瞒着家里回了一次国,大晚上的,一下飞机直接就坐车去了安迷修住的城市。坐车的时候他微信问安迷修时在哪,安迷修说在家,他又问你家里几个人,安迷修说就我一个在,师父出去了,怎么了?雷狮犹豫了一下,回说,没怎么,我回来了,我要和你上床。

下了大巴后雷狮拖着行李去了便利店,买了该买的东西,一个人拖拖拉拉地往那个很早以前记下的地址赶。快到目的地的时候,雷狮隔着五百米看见安迷修站在家门口的路灯下冷得跺脚,一发现他就立刻跑过来拿行李,气质比高中时很加温和沉稳。他们进了屋,安迷修说你回来了啊,雷狮笑着说对啊,然后把兜里的小玩意掏出来,说,来吧,别废话了,咱们定个上下。

雷狮记得后来他们真的打了一架,一开始还算平手,后来雷狮渐渐因为坐了一整天的交通工具失了力气,被安迷修彻底地摁在了沙发上。大概这么久不联系,心里都憋着怨气,这次打架他俩明显都动了真格。雷狮被压制住的时候忽然觉得好累,他看着安迷修悲伤得快要流泪的蓝绿色眼睛,笑着小声说,你赢了,心里特别想看安迷修从悲伤里走出来对他笑一笑。

但安迷修自始自终都没有笑。

后来他们在安迷修的卧室里跌跌撞撞地第一次上床,润滑剂用了大半瓶还是痛得雷狮直抓安迷修的背,血都一道一道抓出来。埋在他里面的东西借着润滑一点一点挤进来,雷狮抓着安迷修的头发说你给我记牢了,本大爷这辈子没对谁服过软,你是唯一一个,你好好珍惜这个位置。抱着他的安迷修听了他的话后什么话也没说,只撞他,撞得他深深陷进床垫里。

等他们折腾完已经很晚了,雷狮洗完澡坐在安迷修床上,心想自己在大巴说要上床不过是临时起意,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执行了。他和安迷修磕磕绊绊三四年,总算到了这一步,但他却一点功德圆满的喜悦都没有。安迷修洗完澡后过来关了灯,吻过他的额头说了一声“晚安”就背对着他躺下睡了。雷狮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笑了笑,想着原来异地恋就是这么一回事,明明还爱着,却因为总是触碰不到,即使再遇见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能把爱都轻易表达出来。

第二天雷狮趁安迷修没醒就自己走了。他去了一趟隔壁市的他们的高中,一个人从操场到教室都慢吞吞地逛了一圈,最后停在学校还没撤下的喜榜前。喜榜上的人名大部分都很眼熟,他们这些人在这个学校里存在过的三年,最后就只留下这个喜榜来证明。学校还是学校,年年有人高三,年年有人来,有人走,以后的每一届新毕业生,又会拿新的故事新的答案覆盖掉他们,新陈代谢,最后只剩自己记得。

雷狮叹了口气,忽然疯狂怀念起那些能够不顾一切的日子。

他订的是当天下午的机票,所以出了学校直接就去了机场,没有绕回安迷修那里告别。等在候机的时候,雷狮连了下机场的wifi,立刻收到三条消息提示,毫不意外都是安迷修发来的。

“你走了?”

“为什么不和我说?”

“我想送送你。”

雷狮觉得有点鼻酸,这两句话后面大概有十几句心事没写出来,就好像他自己,昨晚明明想说很多很多话,最后也都没说成。他回复说,我已经在候机了,马上起飞,安迷修隔了一会儿,回复说,那你多保重,好好照顾自己。

“嗯,你也是。”

他苦笑自己怂。

 

现在雷狮站在帝国大厦里,手里拿着当初阴差阳错成了告白信物的明信片,看着楼外一层一层的云和夕阳。

他辗转查了很久才查到这张明信片背面的夕阳的原图,也大概知道了这里还有个《绯闻女孩》里的典故——一个关于等待爱人的故事。他从另一个城市带着这张小明信片跑过来,一个人跟着长长的队伍一起排队,累得脚底都发疼,但好歹还是赶上了落日。雷狮不想妨碍拍照留念的其他人,他一个人站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看夕阳,想着安迷修那边大概刚好日出,他们正共享着同个太阳不同时段的半个部分。

实景比明信片上那张美得太多,雷狮把那张明信片翻过来,让夕阳小景背光活在真正的夕阳里,把那四个被涂掉的字也再度映入他眼里。

周围都是英文,站着的都是高鼻梁深眼眶的外国人,雷狮一个人靠在墙上,看着一行中文字,无比思念一个叫安迷修的中国人。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雷狮转过头去,一个拿着相机的法国小哥腼腆地说,你好,我刚刚看见你拿着明信片的样子很好看就拍了一张照,希望你不要介意。雷狮把明信片收起来,笑着说,如果你有什么其他打算的话,很抱歉,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但是可以让我看看你拍的照吗。

法国小哥愣了愣,表情有点可惜,却还是点了点头。

镜头里的雷狮在笑,明信片和夕阳都入境得恰到好处,只差身边再站一个人陪着。雷狮看着那张照片沉默了一会儿,试探着问法国小哥能不能把这张照片发给他一份,法国小哥立刻答应了。

回去后雷狮收到了附加照片的邮件,他把照片导进手机,和高中那张他和安迷修被抓拍的合照放在同一个文件夹里。他的朋友圈还干干净净的,什么东西都没发过,雷狮想了想,拿这张照片发了第一条朋友圈。

“今天在帝国大厦看到了实景,很美。抓拍这张的人想找我搭讪,我和他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说的时候心里疯了一样想你。”

发布成功后,雷狮顿了顿,又在评论里加了一句。

“我的好友只有你一个,这条朋友圈就是发给你一个人看的。”

言已尽此,他像终于放下什么包袱似的倒在床上,想,安迷修,本大爷说不放弃就是不放弃,你他妈快来找我,告诉你想我,爱我,没有我就要死了,不然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暴揍你一顿。

 

过了五分钟,他的手机响了,安迷修给他发来一条微信:

“雷狮。”


雷狮抱着被子大笑起来。

“我在。”

他打着字,眼泪却止不住落下来。

 

 

 

=======================FIN========================

 

 

其实这篇文章最初最初的灵感就是最后这个,我当时考试周忽然心态爆炸了,难受到眼泪都差点落下来的时候给在别的城市读大学的基友发了消息,刚开始她没回我觉得自己都要撑不住了,结果她一回我,我忽然觉得自己像濒死之人得救一样。

这篇文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我的个人发泄吧,我太怀念高中那些纯粹的东西,那时候我没有见过太多人,见过太多事,相信未来一切皆有可能,每一天都有活力。(当然不是鼓励大家早恋=w=,只是想还年轻的朋友们高中好好拼搏,高考是最后一次公平竞争这句话真的太扎心了)

番外说的只是一个他们的故事的延伸,因为之前高中生活我更倾向与描述一个无时无刻不排外的两人世界,所以番外就想讲讲当他们各自单独去面对更多更复杂的事的时候,唯一的依靠也还是彼此。他们可能因为不想打扰对方本就焦头烂额的心情或者其他什么不愿意表白心迹,但安迷修发“雷狮”两个字的时候其实有很多话想说,而且这些话只能跟他说。他也不需要雷狮回复什么长篇大论,他只要知道雷狮在陪着他,就足够心安。

最后想说,希望所有奋斗的人都能得到自己该得到的。

谢谢你看完这个不成熟的小故事。


评论
热度(4146)

© 山色无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