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色无言

一条咸鱼
id=渡里

【方王】虚席

回顾:

方王深夜60分
主题:界限

“不,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对,王先生人是很好……不,我不是说对他的条件不满意,我跟他性格可能不太合。”
“他……他很绅士,但是我觉得他跟人的界限划得太清了,我不喜欢这样。……嗯,他真的是个好人,我们只是不适合。”

王杰希平静地听完了他妈转发过来的一连串语音,这是他的上一个相亲对象最后说的话。而他都已经懒得计算这是新年里领到的第几张好人卡了。去相亲也是迫不得已,毕竟大过年的待家里头也免不了被念叨,加之今年也没了患难与共的队友。
都怪方士谦,出了国就杳无音讯,居然连在关键时刻共御敌侮的觉悟都不知道抛哪儿去了。
八赛季进程过半,总体而言还算顺利——无论是比赛上还是生活上,王杰希感觉都还不错。如果不算那些偶尔会有的莫名其妙的恍惚的话。
他其实不是很明白历任相亲对象指控的“界限分明”是什么意思,但又大概知道是从何流露。
可能是下雨的时候他客气地拿出两把伞,自己撑着那把对一个人来说有点儿大的伞,坚定保留着那块小小空位。也可能是因为桌位短缺落座四人桌时他下意识地坐在对角线位置的行为。或者是又像上次一样,和相亲对象吃完饭时甚至相谈甚欢,看着对方走向副驾时他开出的却永远是后座的门。
这与界限分不分明是否有关王杰希并不清楚,但他确凿地知道这已是他的习惯。——习惯方士谦永远要跟他稍显拥挤地挤着同一把伞,习惯哪怕是坐到四人座时方士谦也非要跟他坐在同一侧的莫名其妙的坚持,习惯他招呼都不打就理所当然地霸占副驾驶,然后在他开车时漫不经心地插科打诨。

而且他以为界限分明是个褒义词——当然是在他被接连发卡之前。
毕竟大家都讨厌玩暧昧讨厌界限似有若无,都希望心上人把界限画得明明白白甚至昭告天下。
不过那也要看自身位于界限哪一边。
有个跟他聊得还不错的妹子,虽则相亲一次之后没了下文,但互加的微信倒也没有删。某次聊天时她甚至很感慨说,“其实你是我喜欢的类型……就很可靠啊,跟闲杂人等的界限划得一清二楚,简直世纪好男人。【emoji笑哭”
王杰希停顿片刻不知怎么接话,因为他从没刻意划过什么界限,然而却好像早已无声又坚持地与那些人隔膜开。
对方接着发了句,分不清话里是玩笑还是遗憾的成分多——“哈哈,只可惜我也是闲杂人等。”
都觉得把界限划清楚是件好事儿,然而王杰希的界限清晰地划分出两个世界,一个世界里是那些妆容精致的、优雅知性的相亲对象们。另一个世界里是他自己和……算了,他也不知道是和哪个糟心玩意儿。
还是个说跑就跑的。想想就很烦。

后来失联人士又偷偷摸摸恢复了联系——方士谦自己交代说是刚去的半年事情非常多,考虑到王杰希带着队里的新人应该也比较忙,所以一开始也就没联系。
其实这个解释显得非常合情理,但是方士谦的解释如果合情理那就显得很ooc了,所以王杰希当然没信他。但他也没有再追问到底真正缘由。
彼此也心照不宣。
冠军之夜半醉不醉时的那个吻定位模糊,位置暧昧,刚好介于双方界限的边缘。而两人都摸不准对方的界限。
越界并不可怕,可怕的只是一厢情愿抑或越雷池却不自知,王杰希向来不想做不识趣的人,方士谦惯于在小事上作天作地,这么小心翼翼抑或肆无忌惮地过了四五年,还是没能摸准王杰希的界限。毕竟大家都说杰希大神的心思你别猜。
况且这远比赛场上险恶——生死胜负都是天天上演的家常便饭,然而跨过那一步是雷池抑或安定却没人能笃定,也从来没有办法预演。

王杰希每天跟方士谦顶着六个小时的时差,从一开始的正常聊天变成后来的聊骚,在八赛季夏休期方士谦回国之前更是差点演变成裸聊——
当然与此同时他也不再纠结于确定自己的界限画于何处,不再去那些可有可无的相亲。
王杰希觉得自己已经很清楚了。
方士谦也觉得自己已经很清楚了,每天面对异国的各类波涛汹涌或者威武雄壮【不是】,他的内心平静如老僧入定。
方士谦不仅搞明白了他喜欢王杰希,还非常想给自己做一面“坐怀不乱”或者“忠贞不二”的锦旗,还得是王杰希亲自给他颁这个奖,以兹鼓励。
他兴高采烈地跟王杰希分享了这个美好设想,等王杰希回答的时候甚至有点小忐忑。然后王杰希隔了一会不负众望地说:“不二就算了,你好歹也是二期出来的。”
“做人最重要的是不能忘本.jpg”王杰希为了更有说服力,不知道从哪还翻出来一张中老年风格表情包。
方士谦痛心疾首。
你这让我怎么偷偷摸摸试探你的界限呢?

夏休期开始没几天方士谦就回国了,他爸妈心非常大地出门旅游,以至于在三十几度的大热天还得开车去机场接他的人仍旧是任劳任怨的王杰希。
方士谦把行李往后备箱里胡乱一塞就坐到了副驾驶位,跟王杰希有一搭没一搭地互相扯皮,非常自然地又伸手去折腾王杰希车上贴着的微草官方pvc贴纸。贴是他要贴,贴完了每次手贱要去蹂躏的也是他。几年里贴了撕撕了拆也不知有几回,托他一赛季没在的福,这贴着的几张已经算是非常长寿了。
天热得很,太阳却不大,方士谦信口说了句是不是要有阵雨,等到他家楼底下的时候雨就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很好。王杰希在心里想。一年不见,言灵功力依旧啊。
然后他还是依着习惯拿了那把不大不小的旧伞,两个人挤着一把伞去后备箱提行李,停车的地方离单元楼还不近,在雨里站了没两分钟雨伞的作用就接近于零。
然而两个人拖着湿漉漉的裤脚,居然都在笑。
方士谦忽然握住了王杰希撑伞的那只手,雨伞一偏,两个人就湿了个彻底。王杰希啼笑皆非转头看他,一句“你有病吧”说到一半就无暇他顾。
方士谦直接拉着他在雨里就亲上了,像是打算把七赛季那天晚上的犹疑不定也给弥补了。
然后到了方士谦家,两个人浑身上下都是湿的,王杰希在门口的鞋凳那儿坐下来嘴角还带着笑,方士谦非要挨着他坐,也不管那个鞋凳明明是单人的尺寸。
管他呢。
王杰希觉得黏黏糊糊的确实不太舒服,但他现在也不想动。

而现在彼此都确知那界限的位置——界限里面是他与他。
而外面无论是什么,都与他们不相干。

P.S.界限用的是百度百科的定义:不同事物的分界。
我大概是个傻的,连读题都不会……

评论
热度(139)
  1. 山色无言回顾 转载了此文字

© 山色无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