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色无言

一条咸鱼
id=渡里

【第100天/粮食向】眼保健操

谦和:

  •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plz在这样大喜的日子原谅我的私心,让老王单纯地开心一把,和小伙伴愉快玩耍。

  • 感谢白白的邀请,感谢组织把最后一天分配给我~


1.

王杰希推开门的同时专注于低着头看手机,没拿手机的那只手捏着房卡,队服挂在小臂上。

房间里叶修正忙着整理文档,坐在电脑前十指如飞。就算他提前放话说“你们好好打比赛别想依靠我”,多年来养成的职业病也让被逼着“为国争光”的国家队领队难得清闲。随着小组赛的进行,录像视频和总结文档迅速占领了他的硬盘内存。

王杰希一心二用着走到床边,把队服放到床上,顺便扫了一眼自己的床铺,终于忍不住放下手机开口道:“我一直认为自己对队友的容忍度很高。”

忙着日理万机的叶修抬头看了王杰希一眼:“这么自信啊?”

王杰希说:“我和方士谦认识了八年多。”

叶修手指顿了顿,又抽空看了他一眼:“有理有据,辛苦了。”

“而在这么多年里,他都没把袜子放我枕头上过。”

叶修坐在原地不挪窝,为自己申辩:“那可能是因为他不穿袜子……”

王杰希接着说:“还是三次。”

“行吧行吧。”叶修最终屈尊降贵地站起身来,顺手把袜子丢到了自己的枕头上,然后瞟了眼还在捧着手机打字的王杰希,“你今天怎么突然低头族了?和谁聊天呢,外国妹子?”

王杰希说:“方士谦。”

“啧,怜悯你。”

王杰希放下手机,坐在床边换拖鞋:“过会儿我可能要出去下,他说好多人组了个队要来给我送温暖。”

叶修说:“他能送你什么温暖,他顶多送你一板砖。”

 

2.

和治疗之神一起走过的五个赛季为“王杰希对队友的容忍度很高”这个结论提供了丰富的论据,同时也是两人能发展出革命友谊的重要基础。而这段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队友时光基本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阶段一,方士谦不高兴。

第三赛季一场团队赛后,方士谦气势汹汹地拦住王杰希,说:“晚上睡觉记得反锁好门。”

“怎么?”王杰希疑惑。

“我已经连续三天梦到半夜摸黑进你房间暴打你了,”方士谦语气严肃,语重心长,“万一哪天晚上我睡到失去理智,真的梦游去打你……可别怪没有高能预警。”

 

阶段二,方士谦不要脸。

第五赛季后的夏休期,一群B市土著相约撸串,吃到一半方士谦突然长叹一声,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我有时候特别羡慕你、”

王杰希惊讶:“羡慕什么?”

方士谦忧郁地说:“你有个全联盟最好的搭档。”

 

3.

“不知道王杰希那家伙哪儿来的自信,毫无自己多难搞的自觉。”方士谦抿了口咖啡,被苦得一个激灵。他对面坐着邓复升,昔日的微草核心大三角此刻呈现着二缺一态势,两人坐在苏黎世街头一家餐馆的落地窗前,感受着自异国他乡的明媚阳光。

邓复升委婉地表示:“一个难搞的人说另一个人难搞不太有说服力。”

方士谦挑眉:“你有说服力,你来。”

邓复升说:“和他相处确实需要队友的容忍度很高。”

方士谦摊手,递去一个“只有我们懂”的眼神。

“不,你不懂。”邓复升捏起一块甜点,“你们可以专心忍受彼此,我们还要忍受你俩互相忍受的过程。”

方士谦大惊失色:“什么?你还见过比我更脾气好的人?”

邓复升露出吞了苍蝇的表情:“……见过,但我没有见过比你更脸皮厚的人。”

方士谦更委屈了:“叶修呢?”

邓复升叹气:“你俩都是神。”

……

“你看你这个人就是太实诚,哪有放着背后黑人的机会不要,当面人身攻击的!”方士谦放下杯子,用手挡住阳光向窗外看去,“说起来咱们的Surprise什么时候到啊?”

“看航班安排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

 

4.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出了道,勤勤恳恳做练习,兢兢业业打比赛,安安静静不搞事,老老实实做好人的五好职业选手,邓复升很有凡人的自觉。而他这个凡人偏偏有个要多拽有多拽的同期队长。从队友的角度而言,王杰希什么都好,就是有两点让人很无语。

 

其一,王杰希会犯懒。

在一个队员们基本全部回家,连食堂大妈都离开工作岗位的夏休期,邓复升边纠结午饭问题边推开隔壁宿舍的门,发现王杰希正摆着吃满汉全席的表情啃方便面。

邓复升无语:“为什么不泡一下,非要干吃?”

王杰希说:“懒得热水。”

邓复升:“……”

王杰希问:“你吃了什么?”

邓复升摸肚子:“半包饼干。”

“哦。”王杰希点点头,“另半包呢?”

 

其二,王杰希特耿直。

训练休息间隔的时候,邓复升顺口和王杰希闲聊:“老方说昨天晚上他在后街碰到一个特别像你的人。”

方士谦闻言点头:“真的特别像,我还冲他挥了挥手,结果人家没理我。”

王杰希说:“那就是我。”

方士谦:“……”

邓复升赶紧拉住方士谦:“别冲动别冲动……”

“这朋友没法做了!”方士谦挣扎,“王杰希我就问你敢不敢跟本大爷竞技场!”

王杰希问:“你敢不敢做小学一年级数学题?”

 

5.

门被礼貌地敲了三下,王杰希看了眼沉迷伟大荣耀事业的叶修,趿拉着拖鞋起身去开门。

喻文州夹着笔记本站在门口。国家队众人来到苏黎世后多多少少都因为水土不服瘦了一些,喻文州瘦得格外明显,手腕上的骨头固执地支棱着,手表带都调紧了一格。

“王队。”喻文州和房里的两个人打招呼,“叶神,之前说要商量新战术?”

“嗯。”叶修侧过身,胳膊肘支在椅背上,“我有一个比较大胆的想法——团战全输出阵容。”

喻文州没有立刻发表意见,只是无意识地用食指蹭着下巴。王杰希抓住了重点,开口问道:“不要牧师?”

叶修点点头:“不要牧师。”

喻文州问:“那控场职业呢?”

“也免了。所以一旦实施这个设想,喻队长就可以转战幕后了,毕竟在快速抢攻节奏下,你的手速就显得比较……”叶修斟酌着用词,“亲民。”

喻文州保持微笑。

叶修眨眼:“我怎么闻到一股火药味?”

王杰希说:“可能是因为你要炸了。”

 

6.

“你们微草看上场擂台的时候什么反应啊?”杨聪努力把声音控制在不打扰其他乘客,而又能盖过飞机噪音的音量,“是不是快激动疯了?”

“还行吧。”许斌回忆了一下,“也就勉强能和现场观众比比欢呼声,把经理从楼上吓下来了而已。”

“哈哈,想想都知道。”杨聪笑。

许斌的座位挨着过道,他顺手接过夹在中间的杨聪手里的塑料杯递给乘务人员。坐在靠窗位置一直睡得昏天黑地的那位动了动脑袋,换了个姿势准备继续睡。

许斌说:“其实之前我们就聚在一起看过三赛季队长在擂台赛,呃,放肆的录像。但魔术师真的出现在世邀赛的时候……反正小高当时就哭了。”

杨聪感慨:“昨日重现啊。”

许斌赞同地歪了歪脑袋。他没说出口的是看完比赛后微草众人都不用监督就玩儿命加练这件事——因为年轻的队员们发现,他们的队长终于踏上了一个能在随心所欲中触摸荣耀的平台。

而他们希望自己也可以为魔术师先生构建这样的舞台。

 

“待会儿记得去拿行李,行李箱里那么多热干面足够让整个国家队跑来叫爸爸了。”杨聪说着摸出机票,“我都能想象一群高中文凭的家伙买饭时绝望的样子。”

许斌想了想:“应该还好,队长接到参赛通知后专门学了几天英语。”

“还真是活到老学到老。”

“他还试着坚持每天睡前听外国名著有声书,据说卓有成效。”

杨聪大惊:“老王水平这么高?靠听有声书提高水平?”

许斌摇头:“在加快入睡速度方面卓有成效。”

杨聪无语了一阵子,转而骚扰靠窗的那个人:“起床起床,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降落了。你可是惊喜,怎么一点儿都不激动不兴奋啊?”

 

7.

“目前还没有必要实施这种战术,等以后形势变化得有些紧张了,我们就以全攻击阵容迎来史诗性的一战。”叶修说。

喻文州让圆珠笔在自己指尖转来转去,微微皱起眉毛:“如果效果不尽人意呢?”

叶修摆出胸有成竹的样子:“那也不用绝望,毕竟我们队有杀手锏。”

喻文州歪头:“杀手锏是?”

叶修说:“我。”

王杰希没忍住飚了句京腔:“您倒是不谦虚。”

叶修笑了笑:“我这是实事求是。”

“叶神其实是技痒了吧。”

然后房间里响彻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手机铃声,王杰希冷静地接起来,走到窗边低声说话。今天苏黎世的阳光实在有些过分灿烂,明晃晃地在他头上肩上镀了一层金色。洒入室内的光线执着地向周身传递热度,和空调吹出的气流碰撞翻涌。

放下电话王杰希明显有些不淡定,同手同脚地走了三步才反应过来。

叶修问他:“怎么了?他们给你打包了豆汁儿过来把你激动成这样?”

“我的队长在楼下。”王杰希停了一下,向喻文州和叶修比划着解释,“不是我们现在的队长,是……我的队长。”

“林队吗?明白。”喻文州弯了弯眼睛,“都是这样,就算我们当了队长,也总有人永远是我们的队长。”

叶修看看王杰希又看看喻文州,说:“不是很懂你们这些科班出身的小屁孩。”

两个小屁孩都没搭理他。喻文州把王杰希放在床上的队服递过去,王杰希笑了笑接过来,然后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作为一个内敛的成年人,王杰希绝对不会像黄少天一样咧着嘴哈哈大笑,前仰后合使劲捶桌;就算特别高兴,他也只会允许自己的嘴角线条柔和一些,眉毛扬起一些而已。

此刻,王杰希面无表情地下了两层楼才意识到自己明明可以乘电梯的。

无伤大雅。王杰希想着,反正他的身前与背后,站着他的过去与未来。


-END-

评论
热度(4593)

© 山色无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