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色无言

一条咸鱼
id=渡里

一碗白砂糖 SY 一发完 【更新插图!!甜的要死!】

XXXXX教授:

第一个秘密


  热气从已经站得麻木的脚掌心一路朝上,大腿轻轻一动都就能够感觉到钻心酸楚。


  都是一群疯子,大热天的到底是谁提议军训,要了命了。


  幸村大王在内心吐槽到。


  比如旁边这个。


  真田比自己高出一小截,在一个假期之后好像又长高了些,按照这个势头,高中毕业之前长到一米九都不成问题。


  他站得很直,纹丝不动,手指尖贴着裤缝。其实平时真田就是这样的,只是现在在人群中看起来格外有气势。


  这种气势大概包含了他瞪着前排手冢的杀必死眼神。


  立海的队员们站在第二排,前方是青学的同样在和烈日做对抗的战友们。


  不行了,超热的……幸村眼前有点花,好想去医务室吹空调啊。


  他轻轻转移了重心,离旁边的那个人更近了一点。


  察觉到细微变化的真田瞄了他一眼,两人飞快地交换了视线。


  只花了一眨眼的功夫。


  幸村笑着伸出小指,恰恰好勾上了真田伸来的无名指。


  汗津津的皮肤接触不是那么舒服,可是那个人的体温叫人安心。


  拉钩上调,一百年不许变。


  汗水从鬓角滑到下巴,面上看起来与之前无二的两个人在人后悄悄勾着手指,好像勾着一个不得了的小秘密。


  后排的白石恨不得有第三只手来捂住自己的眼睛。


  妈妈,我要被闪瞎了。


  真田瞪着前方手冢的后脑勺,忽然感受到无名指上骤然缠紧的触感。


  要来了。


  他心下了然,侧身将忽然压过来的那个人稳稳接下。


  “幸村!!”


  立海大的部长面色苍白地忽然倒下没有惊到什么人,反而是某个人的大嗓门把前前后后吓了一跳。


  在后面把他们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的白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翻了个白眼退出混乱的人群。


  在很久以前,因为训练中的失误而被教练罚站的两个人就是这样。


  幸村想要摸鱼了就伸手示意真田,真田同意了就抬手拉回去。


  然后便一唱一和,一个装晕一个捧哏地配合默契。


  真田把幸村打横抱起,“昏迷”中的部长大人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


  教官也被这忽如其来的意外唬住了,当下就让他赶紧把人抱去医务室。


  鼻尖下的皮肤有点湿漉漉的,真田的味道是好闻的香皂味道,和他自己的一模一样。


  幸村忍不住偷笑起来。


  抱着他的人自然感受得到,那细碎柔软的头发蹭在心口上一颤一颤的,痒得很。


————————

第二个秘密


  托了室内空调的福,幸村在医务室不那么舒服的床上睡着了。


  刚刚来的时候,床板有些硬,被子的气味也不好闻,幸村刚躺下就皱了眉头。


  一看他皱眉真田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叹了口气解下绑在腰间的队服外套给他盖上。


  “腿不冷吧?”


  说着,真田摸了下他的小腿,还好没有发凉。可就算这样,他依旧拉了被幸村踹到床尾的被子上来,帮他盖好因为穿了队服短裤而暴露在空气中的双腿。

  

  “好热啊。”幸村又想把被子蹬下去,却被真田摁住了。

  

  “盖好。”


  尽管这么说了幸村还是在蹬。


  “……好吧,”真田觉得自己是时候使出杀手锏了,“眼睛闭上。”


  听到这话幸村居然真的乖乖不动了,他看着真田眨了眨眼睛,忽然笑了起来。


  抓着外套扭了扭找到个舒服的姿势,他一脸期待地闭上眼睛张开嘴。


  “啊——啊呜。”

  

  一块有着浓浓牛奶味的,有点融化了的软糖被塞进了嘴里,他愉悦地哼了一声,吧唧吧唧地闭着眼睛嚼起来。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真田说“闭上眼睛”,那就是马上要从口袋摸出零食的暗号。

 

  活的真田多啦A梦弦一郎。


  吃了糖的幸村不一会就抓着真田的手睡得一塌糊涂。


  他摸了摸那一头手感极佳的毛茸茸头发,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好骗。


  小时候午睡时间的幸村,人不大却精得要死,假睡把大人哄过去了就爬起来看电视。就算是盯着他也能变着法跑出来玩。


  唯有真田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小糖果能够把他迷的七荤八素老实就范。


  至于克己复礼的铁血真汉子真田随身携带奶糖这种事,除了幸村以外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了吧 (^_^) 。


——————————

第三个秘密


  吃饭之前唱军歌是惯例,艳阳天把人折磨的体无完肤,还要扯着嗓子跟在量贩KTV唱比分似的高歌。


  一时间怨声载道的。


  然而在这样子严酷的环境下,每次都是立海大最先过关。


  其他学校的队员们被监督再怎么训斥也依旧笑得前仰后合。


  毕竟中气十足唱着歌的真田前辈就是立海大的特产嘛。


  切原一边拼命忍笑一边享受着热乎乎的鸡腿,还要小心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冲脸上招呼的铁拳。


  然而坐在真田旁边的幸村是吃着饭也嚣张地笑个不停,副部长的脸黑如锅底地帮他弄鸡翅。


  军训第一次吃鸡翅的时候幸村拍拍手让所有人都过来,说让真田给你们表演一下特技。


  无语的副部长默默挽起袖子,拿过一只鸡翅,两三下卸掉关节上的软骨抽出骨头,变魔术一般把一整块鸡翅肉剥了出来放进幸村碗里。


  在众人的“卧槽!”声中,幸村本来得意地正炫耀着自己碗里的鸡翅,切原羡慕地留着口水说,副部长对部长真好啊……


  大概是因为被这切原太过可怜的目光注视着,有点被打动的幸村开口到:“那就让真田也……呜呜呜!”


  真田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鸡翅手动塞进了他的嘴里。


  不要,他在心里边想,我才不给他们剥呢。


  幸村吃饭不太安稳,他总是兴致勃勃地把所有的菜都夹一点,然后吃到了不喜欢的就一转手扔进隔壁的碗里。


  第一天,坐他隔壁的是真田。


  第二天,坐他隔壁的是真田。


  第三天,坐他隔壁的依旧是真田。


  第四天,就算副部长被派去参加部长会议暂时缺席,幸村右手的位置也被空了出来,无人去占。


  好不容易别的队也完成了唱歌的艰巨任务陆陆续续进来,椅子挪动的声音划拉着耳膜。


  原本只有一桌满员的餐厅挤满了久违清凉而能够进到凉爽室内的青少年,吵吵嚷嚷的等级骤然飙升。


  幸村吃着自己占便宜领到的病号饭,食堂大妈还给这个笑眯眯的男孩子在乌冬面下边藏了两颗鱼丸。


  他戳了一个,瞥了瞥真田碗里被自己堆起来的蔬菜小山,把手里的这个递了过去。


  “怎么不吃,不好吃?”真田有些困惑地夹起放进嘴里,“挺好啊。”


  腮帮子鼓起来的副部长像积食的仓鼠,幸村噗嗤一下笑了起来,他低下头不说话,在台下悄悄伸直了腿去勾他的小腿。


  很快就被夹在了那个人的两腿间。


  “好好吃饭。”真田不动声色地夹紧了幸村动了动想抽开的双腿。


  幸村小时候就喜欢在吃饭的时候撩他玩,对方那种拼命忍耐的脸色简直可爱到不行。


  对从小吃饭被要求端坐的真田来说,餐桌礼仪不能让步,但是桌下的小动作却无伤大雅。


  这是一个悄悄的,无声的小秘密。


  “你那个花椰菜好像很好吃诶。”幸村咬着筷子探头去看。


  “这是你刚才夹给我的吧。”真田很无奈,哪有这种刚刚嫌弃完又想要回去的人的。


  “可是真的看起来比较好吃啊……”


  “……张嘴,”拿他没辙的真田夹了菜塞进他嘴里。


  切原的手一抖就把手里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抱歉抱歉。”赶紧低头去捡的他本来想借着这个机会躲开在桌上大放恩爱射线的两个人,却在桌底下看到了更不得了的东西。


  ……这是部长的腿吧……。


  ……这是副部长的腿吧……?


  暧昧的姿势一刹那变成了热腾腾的暖气叫人血液上头,切原觉得自己的心跳错了一步。


  ……为什么他们吃饭的时候要两腿相缠呢???????????


  “呵……赤也,找到了没?”幸村低笑着问。


  “呜哇啊啊啊啊!”被幸村叫到如梦初醒的切原现在脑子才转过弯来,一下子猛地抬头哐地一声撞到桌底。


  “咔啦。”


  这一次被吓掉筷子的是柳。


  军师看着从桌子下面龇牙咧嘴爬出来的切原,冷静地思考了三秒钟,站起身来把旁边的备用筷子全都拿了过来。


  “筷子掉了的都别捡,”柳拿了一双新的开始扒饭,“捡了的后果自负。”


  啊,一看就是久经“战场”,众人肃然起敬。


  切原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这堪比核爆的强光。


——————————

第四个秘密。


  军训最可怕的事情,洗澡。


  大家都是男人怕什么!不就是光个屁股吗!穿上衣服又是一条好汉!


  但是还是很羞耻的。


  毫不在意的选手有好几位,代表的是破罐破摔的乾,自信爆棚的忍足(侑士),以及完全没有意识到不对劲的真田。


  大多数人都是找了朋友一起共用水龙头,这样既不浪费时间也不会无聊。


  幸村是约了真田的,但是和白石讲完话回到房间发现左右两边房间都空空如也。


  大家都不在了,而自己的枕头上留了真田的字条,告知对方先行一步去占位置。


  那个人一定会把所有该带的都带好,到时候只要一起用就可以。


  于是幸村悠哉悠哉的什么也不拿,就带上了自己晃去大浴室。


  水气朦胧的浴室里完全是靠发色认人的,针对个别同学的身高也是一个好标志。


  没走两步幸村就在一个靠边的地方找到了真田,他的这个身材此时此刻非常醒目。


  他踢沓着拖鞋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嗯?”真田转过身看见是幸村,笑笑让开位置,“过来。”

  

  路过找位子的柳觉得那边两个人好像很眼熟,碍于常年被某些人闪光弹袭击而不甚优异的视力,他走近了两步。


  哦,还真的是。


  幸村低着头让真田帮他洗头,为了不让泡沫进到眼睛里他闭着眼睛,又怕站不稳,就扶住了对方的腰。


  啧啧啧,而且尺寸和身高成正比。


  还有这腹肌,幸村感叹道,要是称斤得卖多少钱一块,赶紧趁机多摸两把。


  真田被他摸得痒了,咳了一声叫他别动。


  “好吧……”幸村惺惺地放下手。


  “你手别下去!”


  “真田你太挑了啦……”


  你们两个没看到隔壁桑原吓得肥皂都掉了吗!


  柳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过去了。


  毕竟视力只剩0.8了啊。


——————————

第五个秘密


  头上挂着湿毛巾,幸村和真田两人,一个抱着装脏衣服的篮子,一个抱着装沐浴用品的盆子,晃荡晃荡地从浴室往回走。


  太阳下去了,天气凉得刚好。城郊的泥土味道和夏天尾巴上呱呱的蛙鸣自成一派,不叫人操心。


  一阵风吹来,幸村打了个喷嚏。


  真田空出一边手来敛了敛他头上的毛巾,说着快点走。


  他们是第一批从浴室里出来的人,走廊上静悄悄的很安静。晚上没有训练了,差不多也到了休息的时间。


  坐在榻榻米上的幸村拿了真田摊开放在被子上的历史小说来看,说是看,其实说不定只是在乱翻一气。


  帮他吹干头发,趁着热乎乎的时候梳顺他有些微卷的发丝。


  梳好了再拿了卡子把幸村额前散落的碎发给夹了上去,真田总算是闲了下来。


  幸村兴致勃勃地抢了梳子说我也要给你梳头。


  就这个长度有什么好梳的,不过真田也不拒绝。


  幸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被扎个奇怪的小辫子也是常事,就这么由他去好了。


  反正都成了固定节目。


  到了夜间反而格外精神的青少年们拿出了偷渡进来的东西,呼朋唤友,开台打牌。


  对这类娱乐活动真田是不怎么参加的,幸村打牌的时候他就和他背靠背坐着,拿自己的书看。


  “王炸!诶嘿~幸村你输了噢!”丸井一甩手牌哈哈大笑。


  “前辈,已经连胜三场了啊……”切原吐着舌头倒在榻榻米上。


  幸村笑着把牌扔下,用手肘捅了捅后面的真田。


  “嗯?”


  “你帮我打。”幸村凑过去和他咬耳朵。


  “我不会。”真田一头黑线。


  “骗鬼呢你,”幸村撇撇嘴,“帮我打,快点。”


  真田叹了口气把书签放进书里,丸井嘿嘿地笑,副部长看起来可不是那种会打牌的人,看来下周的甜点能够加倍了。


  洗了牌又开始新一轮的游戏,真田转过身来越过幸村的肩膀看他手上的牌。


  幸村咬着下唇摆好了,回头看真田,问他这样子对不对。


  “这个……还有这个,”真田从他身后伸手上来抽出两张牌打了出去,“等下先打对子。”


  “好。”


  刚开始这些熊孩子们还觉得没什么,可越到后来越打越艰难。


  这个人好像能够从已知的牌面推测剩下的人手中有什么牌,几轮下来甚至连个人的出牌套路都摸了个清清楚楚。


  有了真田外挂的幸村三下五除二把丸井几个狠狠地收拾了回去。


  幸村笑眯眯地拍着真田的肩膀,说这可是四岁就帮家里凑桌角的业余选手。


  他说的不会是相较专业水平的不会,打打你们还是可以的


  “犯规啊!!!!欺负人啦!!”把一个星期的布丁都输掉的切原泪奔回了房间。


  丸井又拉了柳生来凑数。


  “你打吧,我继续看书。”真田说完就想转回去,被幸村一把拉住。


  “你不陪我打了?”


  “你会打了啊。”


  “我不会!”有人开始耍赖。


  “你打的挺好了,真的。”真田试图用劝说的方式让幸村放自己一马。


  幸村咬着下嘴唇,幽怨地看着他。


  “弦桑!”


  丸井一口水喷到了柳生脸上。


  “怎么了吗?”幸村笑着问。


  “啊不不不这这这那那那那个……刚才……”丸井话都说不利索了。


  “可爱吧~我也这么觉得。”完全不觉得哪里不对的幸村大王坦荡地回答道。


  “……赶紧打牌。”真田的脸微妙地变红了,但是老实放下书转回了原来的姿势。


  WTF!?


  丸井无声地问坐在旁边喝茶看戏的柳。


  对方摊摊手表示早就已经被闪惯了。


  不小心知道了正副部长之间黏糊糊昵称的后果就是被真田火力全开打得输成一条狗。


  丸井无语问苍天,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得罪了谁。


  结果最后的赢家还是部长大人。


  大家道了晚安,幸村关了灯摸黑爬进被窝里。


  刚刚接触到身体的被子凉凉的,他舒服得长舒一口气,伸了个懒腰把手搭在旁边真田的身上。


  然后就被握住了。


  弦桑也好,真酱也好,这些儿时可爱到和本人截然相反的小昵称,是幸村精市独属的特权。


  都叫了这么多年了,再多许多年想必也没有关系吧。


  “睡吧。”


  十指轻轻地扣了起来。


  “晚安。”


  而后握紧。


……


  是夜。


  “仁王君……你这样子会被揍的哦。”


  “嘘~”


  白毛的欺诈师对于绅士的告诫完全不放在心上,喜滋滋地给柳在眼皮上画了布灵布灵的双眼皮之后悄悄退了出来。


  “下一个是谁呢puri~啊!”


  柳生在看清仁王相中的是谁的房间后是震惊的。


  “不要吧!?”


  “把他们两个搬到一起然后明天早上突袭啊wwww一定很有趣哦。”


  “等、等等啊!那是幸村……”


  话音未落,仁王已经悄悄拉开了门。


  完蛋了,绅士已经开始在内心规划为自己的好搭档收尸的各种方案。


  “……咦?”仁王发出了一个单音。


  房间内,有一个人醒着。


  他抬起手为趴在自己身上睡着的另一个人挡着忽如其来的光,让他的安眠得以维续。同时用一种阴恻恻的目光盯着不请自来的仁王。


  睡着了的人是幸村,他嘴角还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毫无自觉地蹭了蹭身下之人的胸口,发出一声舒适的叹息。



  【hv太太倾情奉献,多谢她一直以来的投喂和不嫌弃我的文风shabi ,未经授权使用的家伙会被在下鄙视一万次,蟹蟹合作。 太太的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1799736953


  滚、出、去。


  真田用口型对仁王说。


  仁王:(((*°▽°*)))


  柳生:(((( ;°Д°))))


  不要问我他们是怎么滚在一起的。


  我已经瞎了。


……


  夏夜的梦在少年的祈祷声中渐行渐远。


  小秘密,我和你。


-Fin-

评论
热度(596)
  1. 小静音XXXXX教授 转载了此文字

© 山色无言 | Powered by LOFTER